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PDI研究 > 城市策划及营销

城市策划及营销

成都宽窄巷子历史文化保护区景观设计方案

添加时间:2013-12-2 14:36:35 作者:澳大利亚PDI国际设计有限公司 浏览量:4327

一、项目背景
宽窄巷子位于成都市中心区,为青羊区所辖。北以支矶石街与宽巷子中间划线并纳入成都画院北墙为界,南以井巷子为界,东以长顺上街与宽窄巷子东街口为界,西以下同仁路与宽窄巷子西街口为界,规划面积100亩。
成都自秦朝建城以来,历代都是城郭以内兼有大城、少城城恒的重城。清代进关后实行种族隔离制度,满汉不杂居,于是成都少城就成为驻守成都的八旗子弟的聚居地,故又称满城。宽、窄巷子为清代少城三十三条兵丁胡同的其中两条。

满城是一个有中轴线和城墙的城池格局与兵营的完美结合体;现已成为现代建筑和明、清建筑共存的地区。宽窄巷子就存在于有着古老历史的少城之中,她与大慈寺、文殊院并列为成都市最主要的三个历史文化保护区。独特的街巷空间;“鱼脊骨”形的道路格局;安静闲适的居住环境;清新恬静的居住氛围;丰富多变的庭院空间;淡雅朴素的建筑造型;类型丰富的近代住宅建筑都是宽窄巷子与众不同的地方。她的存在承载了老成都很多历史的记忆。
然而历史在进步,城市也在发展,物换星移,老城曾经的喧闹与繁华今天都已风光不再。人口增加,交通发展,原有的街道模式和民居型制已产生了很大改变,由于年久失修,宽巷子、窄巷子不仅建筑大多已十分破败,而且由于外来人口的大量拥入,昔日的四合院已经变成了大杂院。文人的风雅,小巷的风光,时代的印记,已在渐渐的逝去。在这个西部大都市里,宽、窄巷子的居民没有天然气、没有厕所、做饭烧蜂窝煤、雨季担心危墙坍塌……成都, 正快速撕毁最能准确叙述和表现它价值的其中一页。这些都是我们不想也不愿意见到的,可是确实因为历史她在改变着……
人的生命需要相同的血脉得以延续,城市的延续也需要其独有的“脉”使其永生。我们的城市在进步的同时已经丢失了太多的东西,我们不能留给后人一个被切断的历史。这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思考,在历史文脉中注入新的生命,赋予城市以新的内涵,历史的记忆得以延续。 宽窄巷子怎样才能够在城市在进步的同时延续历史的“脉”呢? 怎样解决城市发展与延续历史文脉的矛盾呢? 我们的设计师面对这些疑问,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毫无疑问,我们不想将这些遗迹从城市的版图上抹去,宽窄巷子作为文化遗产,本身是不能再生和不可复制的。本次景观设计着重留住城市记忆,重塑历史氛围。因为缺乏历史记忆的建设,修建得再漂亮,也是人为臆造的一个文物赝品或流通商品,失去了文化遗产的价值。对于历史,我们不想他就只能在发黄的纸片上追忆; 我们也不想一些有意义的传统生活场景被破坏,城市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特色,历史形成的街道、胡同等等城市形态作为完整表达建筑和城市意象的文脉,被成片、成街、成坊地拆除,威胁到城市形态的相容性和延续性。以至于我们只有依靠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去寻找那曾经的记忆。保留历史的原真性,其最终目的是使宽窄巷子成为成都看得见、摸得着的历史文化名片和名副其实的“成都第一会客厅”。

二、设计思考
其实,“立新”不必“破旧”,尊重历史传统并不等于食古不化、拘泥于传统。相反,有意识地保留这些传统文脉,将使得这个城市更富有地方风味。证明我们的城市有着历史延续的文脉在流淌,有着传统“老照片”一样生活场景的故事在这里演绎。

详实的宽窄巷子的资料给了我们探索城市之“脉”的信心。
在本次规划中,我们的设计内容侧重于三大方面:两条巷子,宽巷子和窄巷子的景观设计;两个广场,东入口广场设计和临金河路入口景观设计以及四个院落的详细景观设计。
我们根据甲方提供的背景资料,查阅了大量的网上资料,经过深刻细致的讨论之后提出了我们宽窄巷子设计的定位:宽窄巷更应该是一条承载着成都几百年历史痕迹的历史的巷子,她也应该是“老照片”里的城市记忆的再现和感受的最佳场地,她应该是沧桑、宁静和富足、情趣的混合体。
本次设计总体理念着重强调宽窄巷子的满城城市记忆和老成都公馆文化。
历史的少城,清凉憇静,徘徊于泡桐、桂花、红墙小巷,少了汉城铺面店家熙嚷。宽窄巷子内外遍植树木,叶圣陶先生在上世纪初曾描述“少城一带的树木真繁茂,几乎是房子藏在树丛里,不是树木栽在各家的院子里。。。各种的花显出各种的光彩,成片成片深绿和浅绿的树叶组成锦绣”然而到如今,这一切都成如烟往事,旧成都的印记几乎消失殆尽了。在中国近代100年的历史过程中,成都成为社会贤达、文化名流、达官显贵的会聚之地。随之而生的是旧成都曾经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大小公馆。可以说旧成都的公馆做为成都一段历史的见证和成都文化的一个标志,承担的正是成都的历史风貌、文化脉搏。逝去的公馆所包含的老成都中上阶层生活传统也应该是这个城市特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少城,历来就是成都的上流居住区,也是成都公馆文化的发源地。辛亥革命以后,拆除了少城的城墙,一些达官贵人便来此辟公馆、住宅,一些军阀豪绅也进驻此地,刘湘、杨森、田颂尧、李家钰等人,先后都在少城拥有过自己的公馆。

三、详细设计
在街巷、广场节点等公共空间的景观设计中体现少城千年的城市传统沉淀,塑造清凉憇静的氛围,给外来参观者传递真实的历史记忆;在庭院设计中重塑注重“生活情趣”,和“多元繁复”的公馆文化, 为内部参与者提供严谨优雅、低调奢华的生活感受。街巷的古朴静谧和庭院的繁复奢华构成视觉及功能的对比,体现不同的历史片段,服务不同的旅游参观者和消费层次,体现保护和开发的兼顾。

宽巷子和窄巷子是我们街道设计的重点内容。走进宽窄巷子,每朝前迈一步,就多贴近了清幽,直至轻声咳嗽也可引起人回望。如果遇上好天气,阳光懒洋洋铺上房顶小青瓦,巷子层次分明,楚楚动人。石板路两边是雕梁画栋的宅门和青灰色砖院墙,院墙上长满了飘摇葱笼的青草,院内不甘寂莫的花树滕萝也不时爬上院墙,享受院外的明媚春光。行道路上有苍劲的老树和古朴的水井,随时带给路人清凉和滋润。宽窄巷子的景观设计力求重现这种老照片的生活场景和文化内涵。宽巷子中多为达官贵人府邸,辛亥革命之后,一些军阀豪绅也进驻了满城。刘湘、杨森、田颂尧、李家钰等人,先后都在此拥有过自己的公馆。而窄巷子则更具成都小市民的生活气息:搬一把竹椅,坐屋檐下边做家务边闲聊,或是在院子门口围着一张小方桌打麻将。街上的行人不多,偶尔有人骑车穿过,或是卖菜、卖水果的商贩挑着担子吆喝着缓缓而行,于青砖木门之间尽显市井闲情。基于这种历史文化背景,我们在设计中充分挖掘历史文脉,宽巷子展现雍容大气的贵族气息,窄巷子凸显自由惬意的市井文化。宽巷子以历史发展为线索,由临金河路入口处川西传统文化特色延续、变化至东广场处的民国时期的西化风情:整齐的青石板铺装、造型古朴的路灯、金钱板小品、红砂石凿成的拴马桩、宅院门口的石狮子、欧式圆柱、规则的绿篱着力刻画中西文化的融合。窄巷子则追求现代与传统文化的冲突:玻璃钢结合青砖灰瓦的立面造型,色调朴素、淡雅的地面,强调线条与质感的静观小品,处处渗透着市井休闲文化的随意和舒适。

宽巷子以历史发展为线索,由同仁路入口处川西传统文化特色,延续、变化至东广场处的多元、西化风情。
宽巷子突出雍容大气,路面以整齐的青石板铺装为主,采用同一色调的青砖串联宅院内部交通,间或有横向的条石丰富路面铺装形式。
道路两侧重复出现的栓马桩、形式古朴的路灯、宅院门口威武的石狮子、苍老的大树下古色古香的水井把游人带回到那个古老的少城。
种植池多为自然的块石砌筑而成,茂密的绿荫、自由式生长的灌木、随处可见的爬藤组成了一条绿色的街巷。

 

窄巷子体现自由惬意。青石板路面由规整和碎拼两种方式组合而成,更多风格的景观元素掺杂其中,充满ArtDECO风格的建筑立面造型、屋檐下光滑的石球在这里同传统的街巷风格形成强烈的冲突,而老巷子的魅力在这种冲突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窄巷子的种植池设计成造型自由、写意的形式,在种植与道路铺装间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道路两侧上的石制座凳为游人提供便利的休憩设施。

宽窄巷子内外遍植树木,可以说是注重生态空间的典范。叶圣陶先生在1945年3月写的《谈成都的树木》中有论述。他惊叹“少城一带的树木真繁茂,几乎是房子藏在树丛里,不是树木栽在各家的院子里。山茶、玉兰、碧桃、海棠,各种的花显出各种的光彩,成片成片深绿和浅绿的树叶组成锦绣”,顿觉杜甫笔下“东望少城花满烟”的情景就是如此。在种植设计中,力求还原宽窄巷子的植被景观,因建筑物较多,花木不可能密集种植,因此改为同种植物少数植株进行丛植,如丛桂之内,不以其它花木杂之。或采用几种花木少数植株进行群植,如在粉墙前面竖以湖石,再配置芭蕉、翠竹和其它花木,使富于诗情画意,或在大树周围用砖石砌成花坛,杂莳各种花卉,或在漏窗、景窗前配置园林植物,使之构成一幅幅生机盎然的图画。尤其在庭园中还运用盆花以弥补永久性灌木景观缺乏变化的不足,开花季节,选择佳种,置于台阶回廊两侧,或置于客厅、书斋内,使园景更加美丽而又不失季相变化。

东入口广场创意构思来源于少城官兵典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准噶尔部窜扰西藏。清朝廷派三千官兵平息叛乱后,选留千余兵丁永留成都并修筑满城——即少城。清制规定森严,满蒙官兵一律不得擅离少城染指商务买卖。每年,少城公园(今天的人民公园)春秋两季的比武大会,论成绩优异领取皇粮过日子。而我们的东入口广场就设计为“演武广场”。演武广场的设计元素由演武台、观演台、情景铜人雕塑、射箭靶、城守府门楼构成,其中演武台可做川戏、评书的表演台,城守府门楼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建筑,同时也可作为宽巷子的入口与宽巷子紧密结合。
临金河路入口景观设计把宽巷子和窄巷子的入口结合起来设计,创意借鉴川西风格的假山,两个入口各放一座,中间用川派特色的鹅卵石堆砌而成的模拟川西山脉山势的微地形小山包,增强宽窄巷子在临金河路的延续性。

四个庭院
A1-3,整组院落分为两进院子,西厢房为二层砖木结构。功能:主题酒吧。
续写光阴的故事(以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历史故事为时代背景,营造出具有历史时代和现实主义低调奢华的吧氛围,整个院落以舞台作为中心让景观辐射开)
在设计这个院落的时候,酒吧的热烈和院落的宁静在这里糅合,矛盾冲突犹为突出,所以在进门入口的地方,刻意营造了一种与外面巷子相同的氛围。这样既避免了矛盾空间的出现,又能把院子的空间作为巷子空间的一个布景。入口处把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当垆卖酒”的生活场景反映到汉代造型的影壁上,并配以古朴的植物造景。用传统的川西民居的手法以小鹅卵石作为地面铺装。显得入口处有古典的雅韵。进入院子主要通道以后,中心的大舞台即为焦点,舞台空间用材质来界定空间。在地面部分,用现代艺术感较强的钢化玻璃来突出舞台的现代感,整个舞台的造型是一个传统的元素“天圆地方”,并且在中间用银色钢化玻璃,采用中轴对称的方法打破舞台的沉闷感。舞台背景用满清特有的装饰纹样,强化舞台的中心感。用内部透光来满足夜景效果。舞台右侧的吧台平衡了现代和古朴的过渡地带,又方便了室外演出的需求,在材质的应用上,吧台用现代的黑色大理石和磨沙装饰纹样组成,不管在白天和夜景上都具有现代吧台的感受,吧座运用灯笼的变形把功能和形式都汇集起来。舞台左侧的保留古树正好作为衬景配合演出。远出的古井背景配上玻璃篆刻的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诗篇《凤求凰》,树池又和远处的古井形成形式上的对景。在古井、古树这条轴线上配合出现一组小水景,通过纹样繁复的装饰瓶罐以及肌理细腻的植物设计,突出造景在细节上的精致,更好的体现低调奢华的主题。在次通道隐藏了一组古代计量时间的水钟,既能更好的表达空间,表达历史,又能把古朴的环境突显出来。整个院落空间用院子围墙上的装饰纹样贯穿起来,夜景效果同样也这样贯穿起来。所以在横向空间上古典与现代相互穿插,在纵向空间上,用古典的装饰纹样和现代的照明手法把院落空间集中起来。后院面积小巧,故用与前院不一样的氛围来营造小院落的安静质朴以及精致,前院的热烈与后院的安宁,在消费人群中都能找到合适的结合点。在后院墙角下,用一组小水景来打破沉闷的空间,同时用结合的植物造景来体现院落的精致。

B1-2。功能:餐饮。设计的思路为闻名的桃花宴作为思想来源,展现一种视觉大餐引导消费。桃花一向为美之代称,屡屡是文人骚客笔下的尤物,也时常寄寓着人们的美好愿望。《诗经》中有诗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以桃暗喻男女纯情之爱。陶潜先生则更进一步,以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姿态,虚构了东方世界的理想国,桃花为其中最重要最感性的元素,并因之得名“桃花源”。 作为春天到来的符号,桃花抒情、浪漫,它给成都人带来的是一种慢节奏的生活方式。与广州、上海等城市相比,成都这一独有的慢节奏“桃花生活方式”是一种唯美的生活方式,更加充满独特的魅力。“桃花生活方式”不仅是生态的生活方式、审美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是成都人时尚休闲生活方式的精髓。桃花宴是成都有名的公馆菜,所有的菜全部与桃花有缘,有的以桃花为原料,有的以桃肉为原料。席间,桌上果然“桃色缤纷”—— 桃花泛、金丝桃粒满口香、凉拌鲜桃花,每道菜因为桃花的加入,不仅有了“色相”,味道也发生了化学变化。桃花瓣味微酸且脆,香气扑鼻。充分体现了成都特有的讲究生活品质、追求生活质量的休闲生活方式。此庭院以桃花宴为主题正是力求体现这一特色。
入口处以具清朝特色的博古架盆景与石桥营造独特的古典气氛,在材料上庭院铺地的材质主要以砾石和复古的瓷砖为主,其中以餐桌的形式为主体,分割五个空间,以木漆盒的造型与花灌木营造小品空间。在小品上运用现代材料表现,中间三个木漆盒后部做透明的玻璃条管,给木漆盒营造一种朦胧感,在夜幕中更能点燃气氛,白天也可为座椅。四周弧形玻璃条管寓意着茶水的流动幽香。另外两个木漆盒做成旋开的形状,用绿化来点缀其中,仿佛一道雅致的蒸菜上桌。庭院中心是象征一条从海里跃起的龙,点明了中国的饮食文化,龙的四周以瓦片造景,不仅在视觉上和屋檐达到和谐一致,在形式上的变化也丰富了内部景观。四周以竹造景,配以黑色大理石,使空间有实有虚,相互联系。
 

B4-4,由南北两个独立一进院落组成,各院正房均为坐北朝南,院落正房为两层。功能:商务会所。商务会所体现的主题是商贾韵味的回归。
商贾文化来源于古时商贾之流的消费,一个时代的兴盛主要在于商贾的多少,商贾多呢,商业贸易就会繁荣,商务消费也就必不可少,酒楼茶肆就成了最好的谈判,宴请之所。古代的商贾和现代的商贾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内容稍微丰富了,经常有人形容,成都的商人把办公桌搬到了茶楼酒楼中,所以,商务会所就应运而生了,它的服务功能是集合由于商务关系或者地域贸易关系的商人团体集合休闲谈判的地方。商务会所的庭院设计充分体验古时商人奢华低调的生活况味。
前院:由于商务关系的频繁,需要一处待人接物的开敞空间,体现主人热情好客的性格和高雅的生活品位。用现代的设计手法充分体验和回归古代商贾文化氛围。采用中轴对称的方式布置景观。中轴线上的两口古井采用空间围合的形式,周边放置对称的四对瑞兽喷水雕塑,中部空间下沉,汇集流水,沿壁暗藏灯光,夜晚熠熠生辉。井盖上布置镂空的祥云图案,凸显商贾文化元素。体现“奢华”。与主景相对的是一个由大块传统纹样组成的青石板铺装,中间安放一些花瓶瓷器和小型花草组成的景观,四周放置几把圈椅,让人休闲小憩。体现“低调”借鉴中国传统园林的透景手法,两组景观的中间放置镂空影壁。让两边的景观互相辉映,影壁上端借用商贾文化中的“天下之中,诸侯四通,接天下之财”的寓意,用花盆形式造景,突破传统影壁的做法。入口台阶处都放有香炉、宫灯等装饰小景。
后院:商贾人士在结束一天的繁忙工作后,需要一处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思考问题,感悟人生,小院素雅清净,点点小景,就以勾勒出"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意境。平面形式相对自由,原有的古树保留。用镂空雕花做成一个树池形式,周边配以假山花草,利用中间的古井作为主景,四周用六边形的台柱围合,与树池之间用屏风相隔,借鉴晚上的灯光,透过屏风的空隙,产生若有若无的虚幻景观,后院的四周放置美人靠,供游人休憩。
整个会所庭院结合低调奢华的主题,用现代的手法诠释了商贾文化的内涵和特征。

 

B6-1,现状为保存较好的两进院落,主体结构为砖木结构。正房、前院、西厢房及门头倒座房体现了西洋式和中国传统相结合的风格。功能: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的庭院设计以巨丰银行行长张采秦的生活习俗与爱好古玩收藏为主线,旨在点滴中重现昔日张采秦尊贵典雅的庭院生活。前院以旋子彩画式的铺装和景墙体现张采秦身居要职的优越感,以沙漏型藤架体现其仕途如意的心愿,古瓶组景暗示其对古玩的钟情和对养花弄草的闲情雅致,而玻璃涌泉体现了张采秦思想中的大家族意识。后院以古铜镜雕塑展现张采秦以铜为镜的内心自省,香草花坛体现张采秦对上流社会盛行的香片饮的热衷,反映其与上流社会的融合。

前院:具有象征意义的景观:景墙与带卷涡纹的地面铺装——旋子彩画
私人会所的前院以清朝官式建筑中广泛运用的旋子彩画作为背景,采用旋子彩画所特有的带卷涡纹的花瓣作为景墙和相随铺装的构图形式奠定庭院基调,清朝的旋子彩画华贵而绚丽,象征着等级与地位,而庭院内抽象化的旋子彩画舍去了繁复的花纹,保留了其流畅的曲线造型,力求能在简洁中体现尊贵。以青黑色的大理石和白色的鹅卵石分别作为景墙和卷涡纹铺装的材料,色彩与质感的强烈对比给人带来视觉上的冲击。景墙的高度呈曲线变化,玻璃长凳嵌入到景墙中形成一体,既节省了空间又开辟了别致的休息空间。玻璃涌泉——五色线五色线的绿、红、黄、白、黑,象征如来佛的五种法门:信、进、念、定、慧。张采秦更将五色线寄托其四世同堂的夙愿。玻璃涌泉取五色线合五为一的含义,水从五个高低不同的玻璃柱体状的涌泉口中涌出,汇聚成一个半圆形的小水池,玻璃涌泉周围种有石菖蒲、水生鸢尾等水生植物,形成微型水景园。沙漏型藤架——沙钟藤架高2.2m,选用柔韧性较强的椴木为材料,交错构建成沙漏状,作为藤蔓植物的生长架。沙钟是清朝官员用来计量时间的仪器,沙漏型的藤架上攀附常绿的藤本植物——常春藤,形成四季如一的绿色景观,暗含“时间在此凝滞,风景永恒不变”的意味,也暗含张采秦希望自己仕途长稳的心愿。庭院中还有三处古瓶组景,反映了张采秦对古玩强烈的收藏欲望。四个造型各异的清朝花钵中填满古铜币,以喻示据丰银行行长张采秦昔日的富足生活。自然式花境起于花瓶瓶口处,终于庭院最深处,宛如瓶口中撒落的花种,经过精心培育,无限繁殖蔓延而成繁盛花景。进入庭院的左边是由两个陶瓷水瓶造型的水景,水瓶周围辅以天然卵石和水生植物。三处小景无不显示了昔日张采秦轻悠闲雅的庭院生活。整个前院的植物种类丰富,但同有叶纹清晰、花枝繁茂的特点,以此增强庭院的精致之感。
后院面积较小,主要供张采秦本人及其家眷使用,设计宗旨定位于营造宁静祥和的室外居室氛围,尤以夜景为重。后院入口处是用灰色大理石建造的水景墙,纵横向的两道水渠与水景墙连为一体,横向的水渠中填有白色的小鹅卵石,纵向的水渠中设置4块正方形的大理石汀步。入口左方是一个清朝古铜镜造型的金属雕塑,表现张采秦常以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言:“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自省。庭院周围是用银灰色的金属和灰色大理石建起的高抬式花坛,花坛中种植的芳香植物透露出张采秦对当时上流社会盛行的香片颇为喜爱。花坛边设有木质的长椅。芳香植物在夜间也易散发自身的香味,且花坛植物多选择更适合在夜间观赏的冷色花的芳香植物,水景墙滴落的水声更突出夜间的宁静与闲适。
四个院子由不同的主题反映“低调奢华”, “精细繁复”的公馆文化, 和街巷空间的古朴、宁静形成对比。


四、设计回顾
城市是一个活的有机体,在其任何时间断面上都应既是历史的,又是当代的。规划中必须同时考虑遗产保护、当前建设和未来发展三大主题,必须用历史的眼光来考察城市功能和城市风貌的历史性演化。“任何历史都是当代人的历史”。规划并不是要恢复城市过去某一历史时期或朝代的“原貌”,因此既不应作僵死的停滞的静态保护,也不应一次性地把更新改造的文章作绝而不给后人留有余地。
川西式的民居,北京式的胡同和代近西洋式的砖房,宽窄巷历史文化保护区在其历史轴线上的三大结点,也是至今可见的原生性物证,设计中正是将此三者完整保留,并加以适度彰显,所以才能充分挖掘其地方文化特性,同时也使城市历史文化保护区的保护和改造具有现实性的意义。